谷歌云游戏变土豪?砍自研,买游戏单款千万美金

【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报道/一个月之前,谷歌正式宣布裁撤Stadia位于洛杉矶和蒙特利尔的第一方游戏工作室,正式宣告谷歌游戏梦的破碎。

作为一个云游戏平台,早在上线之初,Stadia就因为游戏内容少,缺少独占作品,功能不够完备,已经为平台招来了批评的声音。市场调查公司NPD集团的分析师马特•皮斯卡特拉(Mat Piscatella)表示,“在其他平台每年能提供数百款游戏的时候,Stadia可游玩的游戏还不到80款。”

如今没有了第一方游戏的护航,Stadia也彻底从“ Google游戏的未来”回到了谷歌一直擅长的产品业务领域,这也就使得原本就缺少内容的Stadia弱点变的更加的明显,原本丰富平台游戏内容的需求,在如今变的更加的迫切和必要。

据外媒消息,Stadia团队花费了数千万美元,和育碧以及T2等知名游戏公司合作,说服他们将自己的游戏移植到Stadia上。随后文章的作者杰森·施瑞尔(Jason Schreier)还发推特特别强调,是每一个游戏的移植(Per Stadia Port),谷歌就需要向育碧和T2等公司支付数千万美元。要知道,上千万美元的预算完全可以满足部分类型游戏的开发了。

在被第一方游戏长时间高投入的研发耗尽耐心之后,谷歌显然不想如此轻易地就将Stadia加入到自己长长的停运产品名单当中,开始砸重金和专业游戏公司合作,自己则负责将整个平台的良好运营。但现实是骨感的,拥抱第三方的确可以增加自己因为内容不足而缺少的底气,却很难让Stadia能够拥有和主机或PC等平台一战的力量。

不太谷歌的谷歌产品

“尽管谷歌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和招聘,但它永远也不可能把精力集中在游戏开发上。这家技术公司非常擅长提供服务,但它根本提供不了那种制作游戏的天马行空的,活跃而混乱的环境和条件。”

Stadia的现任和前任员工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如此表示。的确,Stadia从一开始就和谷歌其他的业务,比如Youtube或者Gmail不同,大张旗鼓地开局和过早的上市在现在看来, 似乎没有给谷歌带来多少好处,反而让它付了一大笔学费。

因为团队对产品的质量还不够满意,依然在继续调整和完善,Gmail 正式进入 beta 测试阶段已经有五年了;YouTube 现任首席执行官苏珊•沃伊西基(Susan Wojcicki)在2011年的一篇文章中也表示,“早点了解这些事情(用户对产品的体验和反馈),能够做出反应,总比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太远要好得多。”

对于产品的充分测试和准备,也成为了谷歌产品研发的经典路线之一。然而在Stadia上,情况却变得完全不同。2018年1月,菲尔·哈里森加入谷歌的神秘项目;2018 年推出了 Stadia 的 beta 版本;2019年GDC大会上,谷歌CEO Sundar Pichai上台宣布他们打造了一个面向所有人的游戏平台,并将之命名为Stadia;2019年11月,Stadia正式上线。

短短的两年多时间,Stadia就完成了团队的组建到产品的推出,对于外界,没有什么内容的Stadia迅速上线让当时很多人一头雾水,对于Stadia团队的很多员工而言,如此迅速地进展同样也让部分员工表示担忧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所有关于Stadia前期的宣传都让Stadia内部的一些开发者们感到担忧。他们说,他们在 2019 年秋季,平台发布的时候无法提供玩家所期望的东西,他们认为谷歌应该把这次发布定位为另一次 beta 测试。但哈里森和 Stadia 领导团队的其他成员对此表示反对。

发生在2077上的事情,在Stadia上再次上演了。一位现任Stadia雇员表示: “我怀疑,Stadia 领导层以上的高管对自己所做的承诺了解多少。” “我认为这是因为(部分高管)缺乏对整个过程的理解”,“似乎有些高管级别的人员没有完全掌握在一个高度创造性、跨学科的领域发展的路线。”

直到2020年3月,Stadia的洛杉矶工作室才刚刚成立,新冠疫情的爆发迫使谷歌实施了冻结招聘的措施,仅在小部分战略领域“保持势头”,而游戏并不在所谓的战略领域之中,Stadia的开发团队在工作室尚未成型的时候,就已经因为无法大规模招聘新人,而大大折损了团队内容的创造能力。

虽然Stadia 的开发者此时仍然乐观地认为,只要谷歌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发展,他们就能通过独家游戏赢得粉丝,他们也对只能在云平台上工作的游戏原型感到兴奋,但谷歌却等不下去了,2 月 1 日,Google 突然停止了内部开发。

这个超出谷歌产品传统策略的平台,最终还是回归了传统,谷歌暂时也收回了自己原本雄心勃勃的计划。

对于现在的谷歌,从0开始已经太晚了

对于云游戏和游戏的制作,谷歌其实并不是第一个拥抱第三方的互联网巨头。只不过从自研到引入,谷歌走了一些弯路而已。就曾估算过,从2018年哈里森正式进入项目以来,谷歌至少在云游戏上耗费1.5亿美元的资金,而此时受疫情的影响,据悉团队开发的原型机之一,是一个类似于谷歌助手的宠物,允许玩家以各种有趣的方式进行互动,由此可见团队的进度。

虽然有了谷歌的帮忙,在第一方的3A大作的开发时间上,Stadia团队会有一定的优势,谷歌也不差钱,但是,据外媒报道,Stadia并未能实现平台月活用户达到数十万的目标,并且因为配件生产的数量远高于销售量,谷歌不得不依靠免费赠送的方式(比如购买2077免费送配件)来清库存。

漫长的等待和Stadia少得可怜的订阅人数,以及赌一个不确定是否受欢迎的独占游戏的巨大风险,怎么算,似乎都不是一个经济的选择。

于是谷歌也就踏上了和第三方合作的道路,Stadia副总裁兼总经理菲尔•哈里森(Phil Harrison)曾在采访中表示,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B社,是导致第一方Stadia游戏工作室关闭的诸多因素之一。看着微软目前第一方工作室豪华的阵容,谷歌也开始了自己的动作。

其实Stadia一路以来踩过的坑,都已经有了前人的经验,走自研路线就是步了亚马逊的后尘,同样是先前都没有知名的游戏产品,如果再次重现“八年研发、5亿美元的投入,但迄今为止,几乎没有一款游戏拿得出手”的经典老番,Stadia的下场可能就不像亚马逊一样体面了。

赌经典还是赌爆款

现在再回头看,不论是更换发展路线也好,重金求游戏也罢,这些都是平台成长的过程中必要的成本,前期华而不实的承诺,虽然也导致谷歌现在面临者失望的消费者们的集体诉讼,但随着技术的迭代,也迟早会过去。谷歌的前路在哪里?

虽然对于谷歌而言,钱不是问题,用钱砸第三方厂商也的确有了明显的效果,《赛博朋克2077》《看门狗军团》等游戏均加入了Stadia平台,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游戏产品支持Stadia,但是仅依靠同步更新其他平台已有的游戏,留给Stadia也只有残羹冷炙,而缺少竞争力的Stadia,距离谷歌把他加入停运名单还有多久呢。

杰森·施瑞尔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选择,是花2千万美金去引进新的刺客信条系列,还是花100万美金投资20个游戏,去赌下一个星露谷物语或者是英灵神殿。前者可以带来稳定的流量,后者一旦出现爆款,甚至可以为平台逆天改命。

虽然现阶段利用大作打开平台的影响,是必然的选择,但是就看来,后者虽然在现阶段的Stadia平台出现的几率极小,但却可能是Stadia未来一段时间内更好的出路。

首先星露谷物语这类游戏的开发时间较短,开发成本也比较低,只需要谷歌能够把控好游戏的质量,虽然出精品难,但可以迅速扩充Stadia本就不富裕的游戏库,还可以为谷歌积累游戏制作的经验和文化,从全平台一步步走到Stadia独占,可以更好的利用内容为平台引流。

其次,这类游戏的价格更低,玩家也更容易接受云游戏的模式。Stadia云游戏目前很尴尬的一个情况就是,玩家们不喜欢 Stadia 的商业模式,这种模式要求客户单独购买游戏,而不是像Netflix或Xbox的Game Pass那样订阅之后就可以畅玩所有游戏。为一款游戏支付高达60美元的费用,仅仅是为了让它存在于谷歌的服务器上(谷歌一封号你就什么都没了),而不是你自己的个人电脑上,这对一些人来说似乎有些牵强。

对于谷歌而言,第三方仅仅只是Stadia的速效救心丸,想要平台能够长久地活下去,自研和独占的内容缺一不可。

“如果Stadia是从一个小小的发布会开始,然后从那里开始默默发展,而不是一上来就承诺成为“游戏的未来”并立即将Xbox / PlayStation作为目标,那么我们现在可能会讲一个不同的故事。”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